“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實踐的積極參與者――專訪澳門理工學院“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冷鐵勛博士

文章來源:澳門月刊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1-10 11:21:09
訪問量:
 
    澳門理工學院“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原是根據第218/2008號行政長官批示于2008年8月12日成立的學術研究機構,以建立關于“一國兩制”策略性資料的參考依據為宗旨,成立至今正好是踏入10周歲的特別年份。而現任“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的冷鐵勛博士,早在澳門回歸前便曾以法律專家身份來澳參與澳門法律本地化的相關事務性工作,并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秘書處澳門辦事處從事法律工作。于2001年至2010年,他在廣東省珠海市中級法院先后擔任立案庭、民事審判第二庭和第三庭庭長。2010年8月,因緣際遇之下再次來到澳門,并在“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從事研究、教學工作。在澳工作期間,冷鐵勛博士出版有《澳門公司法論》、《澳門法律本地化歷程》、《澳門基本法輔導提綱》、《一國兩制與澳門特區制度建設》、《“一國兩制”與澳門的良政善治》等,并發表過多篇學術論文。
    本期“政經風云”很榮幸邀請到冷鐵勛主任,與我們一同探討“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成功實踐以及對“一國兩制”在澳門未來的展望。
    參與澳門法律本地化事務性工作
    與冷鐵勛主任的訪談約在了他在凼仔理工校區內的辦公室。辦公室有兩排書架,均放滿了書籍。記者細看了一下,大多都是與憲法、港澳基本法及澳門本地法律有關的書籍。
    在訪談的伊始,記者首先問及因何際遇與澳門結緣。冷鐵勛主任回憶起,他曾經在廣東珠海任職法官,其后以法律專家的身份,借調來澳門從事法律本地化工作這一段經歷。言語間,記者也能感受到冷鐵勛主任對于當年的往事仍然記憶猶新。
    他向記者分享道,澳門回歸前之所以有一個法律本地化的問題要處理,是因為澳門回歸前適用的法律很多是葡萄牙的法律,例如刑法典、刑事訴訟法典、民法典、民事訴訟法典、商法典等。根據《中葡聯合聲明》的規定,中國政府在1999年12月20日要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一方面,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個部分,澳門在回歸后不可能繼續整體地使用外國的法律,否則,會與中國政府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有沖突;另一方面,葡萄牙也積極地想把他們建立的法律制度在澳門留下來。為了保證澳門可平穩過渡,中葡雙方共同促成了法律本地化工作的展開。所謂法律本地化就是指把在澳門適用的葡萄牙法律翻譯成中文,然后根據澳門的本地實際情況進行修訂,并在內容上與澳門基本法相銜接,之后通過一定的立法程序,由澳門本地的立法機關進行頒布,以利于澳門政權的順利交接和平穩過渡。簡單講,澳門法律本地化,就是把適用于澳門的葡萄牙法律,使之澳門本地化,成為澳門本地法律。只有澳門本地法律,才可依照澳門基本法的規定采用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
    因為需本地化的法律要過渡到回歸以后,所以由澳門總督正式以法令頒布之前葡方要跟中方磋商,當時冷鐵勛主任就是以中方法律專家的身份,在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這個平臺,就葡方提交的需要本地化的中文法律內容,依照三個標準參與審查與磋商工作。審查的標準包括:一是根據基本法的規定,看法案的內容是否與澳門基本法相銜接。如果與澳門基本法的內容不相銜接,就要依照與澳門基本法相銜接的要求來完善。因為當時澳門基本法仍未生效,不好說是否違反澳門基本法,而是使用了是否與澳門基本法相銜接這樣的表述;二是看法案的內容是否與澳門回歸后的法律地位相適應,回歸后的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直轄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因此,法案的內容必須與澳門回歸后的法律地位相適應;三是看法案的內容是否與澳門的實際情況相符。對于葡方提交的需本地化的中文法律草案,中方按上述三個標準審查后,透過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這個平臺與葡方進行磋商,有些問題甚至是反復磋商,只有雙方達成一致,需本地化的法律草案才可進入澳門本地立法程序,由澳門本地立法機關依法公布,成為澳門本地法律,這樣一來就可依基本法的規定過渡到回歸后適用。
    說到這里,冷鐵勛主任感慨萬分:1996年12月來到澳門工作時,當時澳門法律本地化工作可說是時間緊、任務重。一方面,刑法典、刑事訴訟法典早在1996年12月前已本地化,而民法典、民事訴訟法典、商法典、公證法典等法律的本地化工作卻拖至1998年4月才正式開始通過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這個平臺來進行磋商,他就是參與了這之后一批法律的本地化的工作,主要是按照上述的三個標準進行審查和磋商,一直到回歸前的一個多月時才完成任務。由于是借用的關系,冷鐵勛主任在完成澳門法律本地化的事務性工作后不久回到珠海,繼續擔任中級法院法官接近10年。
    加盟“一國兩制”研究中心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于2008年8月份成立,成立的宗旨和目標,就是為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服務、為推動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服務、為促進澳門特區發展與進步服務。中心最初是以項目組的形式運作,2012年8月后,中心并入到理工學院,成為理工學院的內設學術單位,但中心成立時的宗旨和職責維持不變。
    2010年初,“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公開招聘研究人員。因在澳門回歸之前參與過澳門法律本地化的事務性工作,對澳門的情況有一定了解,時任珠海中級法院庭長的冷鐵勛法官經過慎重考慮之后,毅然決然辭去珠海中級法院庭長的職務,于2010年8月3日入職“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以下簡稱中心),擔任副教授,成為了一名鉆研“一國兩制”理論與實踐的研究人員。
    因應記者對中心的日常工作感興趣,冷鐵勛主任幽默地將中心的工作概括為“一、二、三、四”:
“一”是指辦好一本學術刊物
    2009年7月中心推出第一期公開出版的理論學術季刊——《“一國兩制”研究》,這是我們國家中唯一一本專以“一國兩制”為研究主題的學術刊物,刊登與“一國兩制”相關的文章,至今已出版了37期,并曾經出版過葡文版和英文版各4期,為兩岸四地研究“一國兩制”的學者提供交流平臺。
    在此基礎上,同時編輯“一國兩制”文庫,出版內地與澳門有關的專家、學者以及中心開展的專題研究成果,至今已出版“一國兩制”文庫書籍共47冊。
“二”是指辦好兩場學術會議
    一是自2009年開始,中心每年上半年都舉辦"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學術研討會,以當年澳門社會的熱點問題來設計研討主題和內容,邀請兩岸四地的學者、專家就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實施進行研討。
    二是自2011年起,中心每年下半年都舉辦“一國兩制”高端論壇,邀請內地及港澳的著名專家學者或有關領導,就“一國兩制”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進行研討,包括“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準確理解與適用等等。
“三”是指開展好三場活動
    一是針對“一國兩制”實踐及社會關注的熱點,進行民意調查,以電話隨機訪問的方式,形成供學術人員參考的《“一國兩制”綜合指標民意調查報告》。
    二是在行政長官到立法會作新一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后,中心均會及時安排座談會,以學者的角度進行觀察、分析,期望透過交流進一步推動社會各界對新形勢下澳門持續發展的理性思考。
    三是組織人員到內地高等院校進行學術交流訪問,加強與內地學術機構等單位的聯系,并尋求合作開展研究工作的機會。
 “四”是指配合政府開展四個不同層次的公務人員基本法培訓工作
    中心與澳門特區政府行政公職局、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持續合作開辦以領導和主管為培訓對象的基本法高級研討班、以高級技術員為培訓對象的基本法研討班,此外,還參與行政公職局舉辦的公務人員晉級達標培訓課程、公務人員入職基本培訓課程中的基本法培訓內容。
    談到未來工作的方向時,冷鐵勛主任充滿期待。作為公立的學術研究單位,中心亦將會以四個方面,認真開展工作。
    一是認真總結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經驗,加強對“一國兩制”理論與實踐的規律性認識;二是著重研究完善與澳門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和機制,特別是研究如何保障中央全面管治權的相關問題;三是繼續加大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宣傳推廣力度,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的權威;四是聯系澳門實際,加強基本法的基礎理論研究,致力建構符合澳門情況的基本法理論體系。
    記者問及如何評價中心十年來的工作,對此,冷鐵勛主任是給予了中肯的評價,他坦言:“無論是宣傳、推廣憲法和澳門基本法,還是對‘一國兩制’的理論研究方面,以及對特區政府的施政及其改善等方面,中心均做了一些實際的有益工作,當然還有可以完善的地方,未來更需進一步加強對澳門的實際問題的針對性和前瞻性的研究,有系統、有計劃地開展往后的工作。此外,中心內人員的專業各不相同,跨專業、多專業是一個優勢,但是如何發揮各個專業的優勢,這方面還有提升的空間。”冷鐵勛主任這番詳盡講解讓記者受益頗多。
    對于“一國兩制”的展望與期許
    談及“一國兩制”的未來時,冷鐵勛主任話語很多,他首先是向記者如數家珍列舉到,“從客觀上來說,澳門與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都是成功的。因為‘一國兩制’本身就是為了解決國家統一問題而提出來的,現今不論香港、澳門都已置于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并納入了國家治理體系,變成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從這一點上來看,‘一國兩制’最大的目標已實現。在此基礎上保持香港、澳門的長期繁榮穩定,同樣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這方面,客觀來說,香港和澳門回歸以來的發展情況也證明這一目標實現了。盡管香港和澳門在發展中遇到了一些挑戰,特別是在經濟、民生等方面遇到了一些實際困難,甚至引發了一些社會爭議,但是總體態勢來說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社會是穩定的,法治、居民的權利和自由等都是有保障。”
    “‘一國兩制’在香港經過21年、在澳門經過將近19年的實踐,證明是行之有效的,那么就需堅持實行、貫徹下去。將來,重點可放在回顧、總結過往成功的經驗和成果;也需要反思一下當中有甚么問題、做得不好的,有針對性地進行完善、補強,把‘一國兩制’做得更好。”冷鐵勛主任給出這樣的建議。
    在他看來,“一國兩制”的實踐應著眼在港澳地區如何融入國家發展,港澳要融入國家發展,最大優勢就是“一國兩制”,而這個優勢某方面也面臨一個實際問題,就是制度不一樣,要融入國家發展的話,就有一些實際的困難。如前陣子中央推出的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實質上是方便港澳臺居民到內地就業、就讀,享受與內地居民的基本待遇,從制度上消除障礙。
    冷鐵勛主任強調:“所謂融入國家發展,不是不要‘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基本國策,港澳再怎么融入國家發展,也會保持原有的制度、生活方式不變。港澳要融入國家發展,首先要認同國家、了解國家;發展既有合作,亦有競爭,因此,港澳要融入國家發展過程中,關鍵是要找準港澳地區的定位和優勢,發揮港澳地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
    “一國兩制”給澳門帶來的優勢
    當記者問及“一國兩制”在澳門的具體實踐當中,對澳門社會各方面都帶來了什么樣的優勢時,冷鐵勛主任以自己的親身體會向記者逐一進行分析。
    首先,政治方面的優勢。一方面,“一國兩制”及澳門基本法自1999年12月20日起在澳門實施,意味著澳門的憲制秩序發生了重大轉變,澳門就是國家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是直屬中央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以憲法、基本法為基礎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國家要支持澳門的發展就不存在政治障礙。另一方面,回歸以后,“澳人治澳”、高度自治,高度自治權包括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澳門特區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來制定政策,希望得到中央支持亦可以提出來,只要有利于澳門本地發展、澳門居民福祉的增長,中央都會根據實際情況來支持、全力配合。
    其次,經濟方面的優勢。開放內地市場,給澳門市場創造更多的機遇,如投資、就業的機會,同時,內地的發展也促進澳門的經濟發展,澳門完全可以搭上內地發展的快車,謀求自身的更好發展。
    第三,文化上的優勢。“一國兩制”本來就是求同存異、合作多元、共贏、有容乃大的思維,澳門是中西文化交融之地,實行“一國兩制”之后,包容性更大,除了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可在澳門很好地相處、相互交流之外,兩種制度也能在澳門和平共處,相互尊重、相互借鑒,共同發展。
    可以說,冷鐵勛主任在研究“一國兩制”的同時,亦是見證了“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實踐的積極參與者。他欣悅地向記者分享到,澳門形成了“一國兩制”文化,典型的就是“愛國愛澳”這種觀念越來越深入人心。根據“一國兩制”研究中心近幾年連續所作的“一國兩制”綜合指標民意調查,在被問及澳門社會的核心價值觀時,“一國兩制”、“愛國愛澳”一直處于前三位。“一國兩制”與“愛國愛澳”同為澳門社會的核心價值觀,正好說明兩者是一脈相承的密切關系,是“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在澳門同胞情感領域的自然流露和必然反映。
    冷鐵勛主任亦坦言,“一國兩制”是一種新的制度,沒有經驗可借鑒,因此在實踐的過程中,亦有新的問題要面對。例如,如何有效落實中央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同時,確保港澳地區的高度自治權,兩者的結合是港澳地區未來都應該思考的問題。
    在采訪過程中,冷鐵勛主任看到記者對某些法律方面的問題興趣很大,為令記者加深對相關法律規定的理解,他都會耐心地以直白易懂的語言來進行一一解說,令記者也非常敬佩作為一名法律研究學者對于法律研究工作的執著、敬業精神。在此,我們也祝愿“一國兩制”制度、“一國兩制”文化能更進一步扎根澳門,并且在19年成功實踐的基礎之上,未來澳門可繼續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與國家共同進步成長。
 
河北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